当前位置: 三峡枝江网 > 文明枝江
老陈要开蟠桃会

发布时间:2024-06-13

枝江融媒 (记者 朱瑶)“2年开花,3年结果,收果3年就换种。”

硕果挂枝头,六月桃香浓。时下正是桃子成熟上市的大好时节,在仙女镇黄金堂家庭农场的桃园里,漫山遍野的桃树郁郁葱葱,一个个金灿灿、红彤彤的桃子挂满树梢,弥漫着诱人的果香,让人垂涎欲滴。7点钟不到,安顿好采摘的客人,园主陈启春和工人们趁天气凉爽,将采摘好的桃子挑选、套袋、装箱……

进园采摘的客人都亲切地称陈启春为老陈,眼前这200亩桃林是他精心栽种20年的心血。

一个金霞油蟠能吃出不同味道

老陈的家庭农场依坡而建,桃园呈阶梯式分布。沿着林间小路蜿蜒而上,记者远远地便被一树树金黄吸引住,越走近桃子的香气越浓郁。来到桃树旁,随手摘下一个,桃子表面油亮,轻咬一口,汁水四溢,甜蜜的滋味迅速席卷了味蕾。

“这是我们的主打品种金霞早油蟠,这种桃子甜度高达15-16个糖度,硬的时候清脆可口,软了以后软糯香甜,一种桃可以吃出不同风味,一般的早熟品种糖度也就12-13。”陈启春骄傲地说。一个个金霞油蟠状似迷你南瓜,掰开后的果肉细腻多汁,因为果核不大,可以结结实实咬上满嘴的桃肉,它有着水蜜桃的水嫩、黄桃的爽脆、油桃的鲜亮和蟠桃的外观。

“我果园的中油蟠5、金霞早油蟠因为口感好且富含铁、维C等营养物质,近期最受顾客喜爱。”陈启春介绍说。

在桃园,记者走几步就能遇到一个新品种。“这是风味系列,是去年引进的新品种,果香浓郁,肉质细腻,口感香甜。”陈启春如数家珍,“这边这些桃树也是油蟠,它在农历五月底成熟,每个桃子重达2两到4两左右。”

走了一路,老陈介绍了一路。“我们家的桃园一共200亩,种着80个品种,一种桃子一个味道,从5月到8月,我们一直有桃子卖。”经过20多年不断的换种、试种和接茬种植,老陈的果园在这4个月期间,每天都能有桃子挂果成熟。

中年改行创业失利 独身闯进桃花园

早年的陈启春风光无限,靠着做土方机械生意攒下近百万积蓄。2000年,正值万众创业的大好时期,他带着百万现金,舍弃打拼多年的老本行,来到仙女镇青狮村,办起了种羊养殖场。“外面的人都觉得我是生意垮了,要么就是脑子出问题了,都等着看我笑话。”回忆转行初期遭受的讥讽嘲笑,老陈仍是历历在目。人生满怀踌躇志,奋楫总遇逆水流。老陈原本想着把城里的羊肉火锅店也开起来,做产销一体的养殖。然而青狮村岗地不适宜种植青贮,种羊市场也反响平平,养羊事业中道崩殂,百万投资沉水,老陈被现实狠狠敲了一棒。

看着羊场旁种植青贮的一大片岗地,老陈心有不甘,早年在生意场的打拼锻炼出坚韧的品格,他痛定思痛,2001年,他只身前往郑州果树研究所寻求技术支持。

“根本没人理我,觉得我是个骗子。”一个小地方来的普通农民,甚至还是没有任何农业种植经验的失败投资者,并没有让研究所为他打开大门。

或许是真诚,或许是孤注一掷的勇气,软磨硬泡了大半年,专家为他指了一条新路————改种桃树,并推荐了当时本地并不多见的油桃为主打品种。看到一丝转机的他,不顾家人反对卖掉养殖场和城里的两套住房,再次筹集了200万元现金开启了桃园种植路。

被果农盲目跟风 把自己逼成种桃能手

“油桃最开始能卖到批发价1块5一斤,周边种桃子的都到我这里来采枝条嫁接种植,我就打开门让他们来采。”陈启春没想到的是,他的慷慨却差点让他跌得翻不了身。“市场上比我果品差的也和我卖一个价,我的果子烂在地里都没人要。”周边果农的盲目跟风,导致桃子价触底,危机感顿时席卷而来。这一次的重创让老陈明白,必须要种出不一样的桃子,才能让自己永远站在市场的风口。

2008年,他频繁地往来于郑州果树研究所和武汉果茶研究所之间,通过专家指导和自己在网上学习,他慢慢成为了一名桃树管理的内行。“选择优质的品种是决定桃子品质的关键,除了良好的地貌、优质品种,土壤管理也是必不可少的。”陈启春甚是专业地介绍说。大量使用化肥和除草剂会破坏土壤结构,所以他的果园不再使用化肥,采取人工除草,另以鸡鸭粪作肥,并利用石灰等矿物质增加钙,就是为了还原桃子的本味儿。

老陈说,要管理好一片桃园必须像照顾孩子一样细致,园内的水、气、土、风、菌都有可能影响品质。“流胶病、炭疽病这类桃树疾病如果不加以防治,就会全军覆没。”种好桃不仅要面对各类病虫害防治,还要解决桃树因为根系在土壤中分解氢氰酸影响树木寿命的难题。

照着书上学来的方法,老陈采取二次砧木嫁接。减少树上病虫害,并深翻换种后的土地,刨除老树的根系,再种上一季小麦,降低土壤有毒物质含量来增加果树使用年限。经过专家检测,园子里的土壤不仅毒素大大降低,微量元素含量也正在逐渐恢复,因为生物追肥使得土壤有机质含量达到5-7%,高出正常的3-4%的水平。

“一亩桃园收益能抵十亩田”

2014年,老陈的桃园与国家桃产业体系武汉试验站、郑州果树研究所、江苏省农业科学研究院达成试种协议。40种高抗流胶病的果子在桃园里种下。“原来旧的管理模式随着科学的发展已经落后了,要有更高的管理技术,必须要不断学习,更要不断适应消费群体丰富多变的口味需求。”原来老陈的果树采收可以从5月1日一直采到10月下旬都有桃,经过产业调整,他将品种改良为5月1日到8月20日周期内的小果品种。每年产出的桃子,陈启春都会对桃子的糖分作一个对比,经过悉心照料,含糖量从以前12%发展到现在的18%。

经过慢慢的发展,200亩的桃园内,桃子品种多达80种,涵盖蟠桃、油桃、黄桃、毛桃等,共有10余人管理。“一亩园赶十亩田,以前村里种地的时候,一亩地一年收益也就是600元,弄不好还赔钱,现在一亩地收益能达到2万元。”陈启春介绍。

桃子丰收不仅让老陈喜笑颜开,也解决了附近群众的就业问题。从桃树种植季节到桃子丰收季,桃树生长全过程需要大量人工,因为是生态种植,每天都需要人工清理恶性杂草,所以雇用了10名当地村民帮忙管理,仅人工一年就要支付20万元。

人不负桃园,桃园也不会负人。因为是接茬种植,老陈可以在旺季不停地推出新桃。站在桃树下,他粗略算了一下,今年的桃子平均亩产预计在3000斤至5000斤左右,加上接待来采摘的客人,一年大概能挣个100万元。而让他最满足的并不仅仅是辛苦换来的收益,而是每次来自采的客人们抱着他种的桃子狠狠咬上一大口,并给以充分的肯定,奋斗之路的艰辛随之消散。

(一审 何唯 二审 袁定平 三审 龚春梅)